杂食怪

【澄曦】刺青06-07(完结)

06

 

和蓝曦臣滚上床这件事乍听来令人瞠目,细想又不过是水到渠成。

那是一段被哀恸、仇恨、恐慌和绝地反击的意志压迫到喘不过气的日子,他们都太需要这样一种原始的方式去发泄。

就如那个攻其不意的吻一样,江澄知道蓝曦臣不会拒绝。这是用长年的相处和关注拼建而成的了解,在这种时候尤其值得利用。那个吻在两人都有些呼吸困难时结束,他低喘着凑近蓝曦臣发红的耳廓:“住处安排不过来了,蓝宗主和我将就一晚如何?”

 

小车点这里

 

要说有什么改变,应该是在射日之征结束的前夕。温氏大势已去,决胜之日就在眼前,那天的蓝曦臣却有些反常。换了旁人或许也觉不出什么,但哪怕是细枝末节的变化于江澄也是一目了然。

他们仍是睡一间房。蓝曦臣先洗浴完,披了浴巾径直走向床边,与他擦身时神色也是木然,不知在想些什么。江澄没来由地觉得烦躁,潦草地脱下衣物去冲洗自己,方被使用过的浴室水雾弥散,如同一些思绪一样蒸腾四散,在周遭环绕又模糊不清。

他洗了很久,似乎试图厘清其中的理序。曙光在即,那些在黑暗中秘而不宣的种种也应该被摊于日光之下……也许是时候和蓝曦臣谈谈。他一边擦拭身上的水渍一边烦乱地想着,然后推开浴室的门,居然闻到浓郁的酒气。

 

江澄。隔了大半个房间的距离,蓝涣坐在大床靠窗的一边喊他,身旁搁了几个酒瓶,已然空空如也。他侧过头来,一双眼湿漉漉的,声音虽轻但却明白无误。帮我个忙。

你说吧。江澄让他一眼看得心里那些方才还十分锋锐的部分都软化下来,挨蹭到床角坐下。近看才发现蓝曦臣的表情并不仅仅是惹人垂怜,细看带着点与他这个人不相容的狠劲。

蓝曦臣慢慢闭上眼。阿澄,我想让你帮我弄个刺青。

 

07

在他年龄不大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喜欢画画,比起刀枪他更中意画笔攥在手里的质感,涂抹色块时会生出些难得的轻松。在被母亲烧掉画具时他也曾心生怨怼,但后来却对她理解得很彻底。

他们这一路的人,总得以这一路的方式讨生活,无关天赋和爱好,别无多余的选择。

后来仅有的两次作画都是为了蓝曦臣。

头次他起初以为是个意外,是热血上脑,是酒精沸腾。江澄的理智反反复复告诫自己等明天蓝曦臣清醒过来必然后悔,但那一刻他只想自私又卑鄙地藉此在蓝曦臣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他于是问道,你想纹个什么样的。在得到答案的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此前不情愿面对的那些难言之欲如潮般翻涌出来,成为让他再也无法忽视的清晰存在,他感到狂喜和说不出的悲哀。最终他努力稳住手臂的颤抖,倾尽所有的技巧,在蓝曦臣身上绘下那片图腾。

 

等刺青恢复的差不多时射日之征已经以大胜告结。抛开一切顾虑和此前那些困兽般的绝望气息,他们做爱,在莲花坞的一扁舟船上彻夜痴缠,将全部的自我交付彼此。情热之后他凝视着枕在身边的人,舟外荷花摇曳,清丽而美好,而蓝曦臣是这一片胜景中最为动人的存在。他当下突然很想寻来纸笔亲自记录下这一刻。那是他们距离最近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地明白。

 

从什么时候开始行远的呢。

江澄失神地回忆着这一切,雨水拍打在他脸上,腹部的伤口仍在汩汩流着血,他浑身湿透,也不知是被淋的还是失血过多。不远处金光瑶带着笑意的清朗声音传来:“江宗主你说你是何必呢,原本看在二哥和你的交清上我或许还能放江家一马。”

江澄无声地勾起嘴角。蓝曦臣这个义弟,用狼子野心形容并不为过,可偏生对他蓝曦臣是一片真心。

尽管当下的局面早些年他并不曾预料到,但自金光瑶掌权以来他便隐隐觉出,终于有人可以将蓝曦臣送到另一片生路里去。蓝家会有人替他照拂,他不会被任何事、任何人牵绊,他不用再握着枪支踩着刀刃,得以远离黑暗和血污。

至于那些不说也罢的过往,用年少轻狂亦足以盖棺定论。唯一可惜的是那刺青……果真还是不该留下的好。

 

意识渐渐模糊之际听到外头传来金家人的惊呼,似乎夹掺着“蓝宗主”一类的字眼,江澄想自己怕是真的糊涂了,蓝曦臣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异国温暖的阳光下了吧。

而金光眼脸色一变,嘴角的笑容显是已经挂不住了:“二哥…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曦臣独身前来,怎么看也不像是问询赶来施助的样子,一瞬间他神色有些闪烁,但很快恢复坦然:“临行前突然有些话想同江宗主问清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江家的后院里会有这么多金家的人。江宗主伤成这样,阿瑶怕不是来救援的吧?”

金光瑶苦笑着摇头:“二哥,让开吧。我不想伤你。”

蓝曦臣一贯柔和的表情紧绷着,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神锐利如刀,嘴角抿得十足倔强,半晌后他叹息一声道:“我原以为不必说的。”语罢也没有多做解释,只脱下了外套,攥住衬衫的纽扣,慢慢解了起来。

 

从紧贴脖颈领口处开始顺次向下,越来越多的肌肤见裸于众人面前,当那刺青的一角露出时金光瑶露出些诧异神色,再往下面色便有些难看起来。蓝曦臣索性一把扯开衣襟,崩开的几枚纽扣随着雨珠一同掉落在地面。

江澄用仅存的力气仰起头,如同年少时那样深深凝望他。他那么好看,即便长在这肮脏污泥里他依旧那么明净美好,他是身处漫长黑夜的人最期待的晨曦,是自己这些年里隐藏于心的爱与执着,他身体的每一处线条都流畅而恰到好处,几乎每一寸皮肤都白皙光洁,不存瑕疵。

 

唯一的例外在他左胸口,心房的位置——那里亭亭立着一株荷花,生长于皮肉之上,扎根于骨血——迎着冷冽风雨傲然开着,如同一句无声的铿锵誓言。

 

 

END

 

(又拖延了我有罪..。

(啊。好喜欢蓝大哥哥。宇直也太可爱了。出于私心用一个架空的故事让他们相爱。


 
评论(5)
热度(85)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