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怪

【百日曦受-Day59】【澄曦】刺青 04

写的有点卡...这周还是完不了(哭唧唧

前文指路→刺青1~3


04

 

     蓝曦臣曾经试图理清自己和江澄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的。能列举的因素有很多,但每每往深里探究又觉得根本不需要追究原因,他们这类人之间,相互忌惮和疏离才是常态,稍稍亲密一点的关系都可能被腻住了没法脱身。这于他们太致命。

     所以这么一想江澄是理智的,反倒是自己虚长些年岁,有些事却还拎不清。

 

     行到陌路其实不奇怪,值得奇怪的是江澄浑身上下没多少甜处,甚至有人看到他就心里发苦,自己怎么偏生陷在了这里。

 

 

     多年之前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江澄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长辈们谈起江氏的几个小辈也总爱将他和魏婴比较,比较的结果往往是叹口气说虽然资质也不错,比起魏婴终究还是差了些。

     那时候的魏无羡光芒初绽,在众多小辈中最顽劣也最耀眼。蓝曦臣和其他人一样对他多些关注——想知道能引起忘机常年不变的情绪频繁波动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而这些关注渐渐从魏无羡偏移到他身边的江澄身上。与成天飞扬跳脱的魏无羡相比江澄显得尤为懂事知礼,蓝家家规条目繁复内容琐杂,他几乎没有触犯过,不耐烦的神情全是给魏无羡的,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他对这个师兄甚为关心。

     这么明事理的孩子对长辈们将他与魏无羡比较是心知肚明的,都说他母亲争强好胜,而他又未尝不是不甘下风。蓝曦臣渐渐有些好奇,在魏婴去别处玩耍时会以兄长和友人的身份找他攀聊。

     他觉出江澄并不讨厌自己,虽然一开始会有些拘谨,但接触多了便也开始抛下生硬的称谓喊他“曦臣哥”,会有意无意向他吐露自己的烦恼,会同他说起云梦荷塘里的莲叶和荷花,会露出像咬勺子这样有些可爱的小表情。

     蓝曦臣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对象,他看着对方时总是很专注。而对江澄这并不仅仅是出于礼貌,也是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那双较之平日要清亮许多、像孩子一样写满了信赖的眼睛。

 

 

     后来那些少年离开了蓝家,尚稚嫩的根茎往着更深远也更黑暗的地方继续生长。他仍记挂江澄,会寄书信,也寄些梅花糕海棠糕。江澄给他回信,首行的措辞谨慎得有些过分礼貌,一笔一划端庄秀丽,看得出他的用心和一点点怕错的紧张。蓝曦臣笑着展开信笺,对折的纸页里飘飘然落下一朵晾干成书签的荷花。

 

 

     他们再次见面是江蓝两家一次合作,江家派的人里也有江澄。“他们就开始让你做这些了?”他当时有些惊讶,也有些不满,显在了语气里,江澄以为他在生气,忙保证说自己绝不会拖后腿惹麻烦,明明紧张仍努力撑出一副可靠而令人信服的样子。

     他叹口气,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澄小声道,我娘说有曦臣哥在不会有危险的。

     但是有很多比负伤遇险更令人不快的事。他想这么反驳,但最终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说,罢了,你跟着我就好。

 

     那次算不上太危险,但也见了血。他在暗处指挥,把江澄留在自己身边,外头枪声响作一片时他握住少年微微颤抖的肩膀,低声说:“不怕。”

     出乎他意料的是,江澄慢慢抬起手覆在自己落在他左肩的那只手上。手心偏凉,一层半干的薄汗,贴着他的手背,倒让他多了些镇静。

     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手也是抖的。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安慰谁,只是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双手心背相贴的动作,一直到火拼结束他们去验收残局。空气里是呛鼻的硝烟味儿和掩不掉的血腥气息,不远处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残破的身躯不知死活。在伤者压抑的呻吟里他操着平稳的声线布置手下,看起来波澜不惊,值得倚靠。

     而唯有身旁的少年知道他其实也在颤抖。

 

     他想,原来自己一直就没有真正平静过。

 

 

     自那次起但凡是同江家的合作往往都有江澄的参与,至于是不是少年自己的要求他没有去问,依旧将他带在身边。

     那段时间温家将他们逼得越来越紧,确实也没有供江澄缓慢成长的余裕。他们不再只是在幕后指挥,也有要亲自动刀枪的时候,面对仇敌江澄往往先他一步扣下扳机,神色凌厉而果决,仿佛敷着一层薄冰令人心生寒意,而当他转头望向蓝曦臣确认他安全的时候,那层冰已经不见踪影,像融化成了眼里一枚星辰。

     他逐渐褪去了少年的青涩轮廓,这时候又好像还是当初那个孩子,表面上波澜不惊,眼睛却亮闪闪的,好像在说你看,我也能保护你。

 

     后来与温家的斗争被挑上明面,江蓝两家都受到近乎重创性的打击。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见面。甚至那段时间对方经历了什么彼此的了解都近乎空白的,当时无从联络,过后也再没有提起。

     他不知道那段漫长而黑暗的时光自己是怎么熬过来,只知道自那之后他开始愈加冷静地面对随时在发生的罪恶和暴力,在死亡面前也不再颤抖,又或者说,再不将自己的颤抖暴露于人。

     江澄过去问的问题他并没有给出诚实的答案。他讨厌做黑道的事,甚至曾经近乎天真的想过只要不在身体上留下刺青他或许有天能离开这一切。而因为一些最残酷的原因最终他还是成为了蓝家的现任家主,再没有余地去闪躲退缩。

 

     再见到江澄是在深冬时节的莲花坞,那是一场聚齐了各大家主要掌权人的会议,商讨着结盟协力解决温氏,整个会开的压抑,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蓝曦臣有几次抬眼看了看江澄,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层坚实的寒冰。

 

 

     会议的间隙他出去透气,冬日的水边寒风凛冽,池中只有一些萧索的败叶枯枝。江澄站在不远处的池边,整个人散着令人难以靠近的阴冷,黑色的大衣让他快成为阴影的一部分。

     听见响动江澄回过头,一缕烟从他的口鼻中缓缓散出,待那口烟吐尽了他才开口道:“蓝宗主。”

     这个称谓于蓝曦臣已经不再陌生,但头次从江澄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心里顿时拧出些许不适。他强自耐下那些不合时宜的情感,走上前点了点头,“江宗主,别来无恙。”

     江澄掐烟的手从嘴边慢慢垂下,他很淡地笑了笑:“怎么算无恙呢。”

     蓝曦臣自知失言,圆润如他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轻声道:“你父母的事…我感到很抱歉。”

     说完他又觉得后悔,江澄不需要怜悯,况且自己是最没资格怜悯他的人。但江澄似乎没有在意,只是略略颔首,然后将视线转向那片荷塘。

    “以前邀你来看,却只让你见到了这副样子。夏天的时候这里很美,和现在完全不同。”

    “可以等明年。明年夏天,它们一定会长得很漂亮…到时候我一定会来看。”蓝曦臣艰难地说着,江澄一直沉默地注视着他,眸色逐渐变深,深到蓝曦臣已经全然读不懂。他有些茫然地望过去,只见江澄丢开了快要烧到尽头的烟蒂,用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开口道:

    “介意烟味吗?”

    “诶,虽然我不抽但是不介意…唔…”

     他并没有从容地说完这句话便被对方一把拽了过去,江澄扳住他的头,将一个带着烟草气息的吻覆了下去。


TBC-


这一节比我预计的长很多...其实故事还是挺简单的下一发应该就完了otz

 
评论(4)
热度(48)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