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怪

【胜出】死过一百万次的爆豪胜己

梗出自死过一百万次的猫

随手改文

 

《死过一百万次的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死过一百万次,也活过一百万次。

爆豪胜己有着英俊的相貌和出众的才华,他经历了一百万次人生光辉耀眼的人生,得到过千千万万人的称颂追捧和不计其数的荣誉。在这一百万次的死亡里有无数人曾经为他伤心哭泣,而他却没有掉过一次眼泪。

他对死去没有畏惧,再辉煌的人生于他也只是稀疏平常,因为活过的次数太多,有些他早就忘得干净,而有些他偶尔还能依稀记起。

 

有一次他是一名士兵。他永远冲在战斗的最前线,歼灭无数敌人,被授予一枚又一枚勋章。敌人听到他的名字闻风丧胆,整个军团的人心都受他鼓舞,他拥有着一名士兵所能享有的全部功绩和威望。

爆豪胜己不讨厌做士兵,他享受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感觉。但渐渐他开始觉得厌倦,因为他实在找不到能与他酣畅一战的敌人了。

后来忌惮他的敌人专门为他设计了一场埋伏,尽管他奋力厮杀,但最后还是寡不敌众地倒下。听闻他的死讯后他坚强的战友们都恸哭起来,悲伤过后他们收拾起他的遗物,重整旗鼓后荡平了敌人的营地。他被追赐了许许多多的封号,在往后的很多年军队里仍在传颂他的事迹,“我们最骁勇的战士”——他们总是这样说起他。

 

有一次他是一位尊贵的国王。在他继位的时候他的王国还是一个不断被邻邦侵扰的弱小国家。在位期间他推行新政,重戍边防,甚至亲自披挂上阵与豪强作战。在他的治理下王国逐渐变得兴旺发达,曾经对这个国家肆意欺辱的部落和邦国都开始对他俯首称臣,百姓们过上了富足安乐的生活,他们都无比爱戴他。

爆豪胜己不讨厌做国王,他享受在王座上君临天下的感觉。但渐渐他开始觉得厌倦,因为周边再也找不到比他的王国更加富强的国家了。

后来他的皇位开始被许许多多人眼红,他信任的臣子在一次飨宴上毒杀了他。愤怒的人民冲进王宫将背叛他的逆臣吊死,按照他生前的意志拥立了新君。他的葬礼那天整个王国都在哀泣,他们建造起一座宏伟的雕像,用以纪念他们最英明的国王。

 

他还做过诗人和歌手。他做诗人的时候写过无数慷慨激昂的诗章,将黑暗时期的革命热情煽动到极点,最后在一次朗诵大会上被秘密警察枪杀。人们手捧灯烛纪念他,在往后的战斗中反复吟咏他写过的诗篇;他做歌手的时候用极具爆发力的歌声唤醒了无数彷徨迷失的青年,后来在一次演出中因为设备故障从高台上摔落,他的歌声从此成为绝响。歌迷们整日整夜为他哭泣,他的墓前每年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

 

爆豪胜己死了很多次,又活了很多次,生死在他眼里逐渐失却了意义。他已经活过了形形色色的人生,享有过人世间一切容华,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对他既敬佩又畏惧。这也令他变得傲慢,即便在大风大浪前他也总是无惊无喜——“这算什么,”他常说,“我已经死过一百万次啦。”

 

死过一百万次的爆豪胜己再活过来时成了一名英雄。

爆豪胜己还没做过英雄,但他想英雄和他之前做士兵、做将帅、做国王都不会有太大区别,他觉醒了最强大的个性,还死过一百万次,没有人能在战斗中比他更加勇敢,毫无疑问他会是最强的。不光是他自己,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毕竟爆豪那家伙死过一百万次啊。”

而只有一个人是例外,不管他如何夸耀自己死过一百万次的经历,绿谷出久都只会睁着圆圆的眼睛担忧地看着他:“死过一百万次确实很厉害,可是小胜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受伤啊。”

爆豪胜己很生气,他头一次觉得死过一百万次的自己被轻视了;更让他生气的是绿谷也是一名英雄——明明还一次都没有死过,但是在做英雄这件事上几乎和他不相上下。

爆豪胜己决定讨厌他。他故意不给绿谷好眼色,处处与他针锋相对,用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打压他,但这些分毫不能减弱他面对绿谷出久时的焦躁。直到有一天他的好友切岛恍然大悟地对他说:“爆豪,你这是喜欢绿谷吧?”

爆豪胜己愣住了。他活过一百万次,也不是没有过情人,但他从来不知道“喜欢”是怎么一回事。

是不是喜欢绿谷出久这件事,爆豪想来想去,用上了一百万次的人生经历也没有想明白。后来他索性不想了——“直接试试不就好了”——在花火大会上他这么决定,于是有些粗暴地拽过绿谷的手,然后吻住了那张总是说出令人火大的话的唇。

在他们接吻的时候烟花正一朵接一朵升上天空,就像他一百万次的重生与死亡。

火焰映亮了绿谷怔怔的双眼,爆豪清晰地看见一层水光渐渐蒙了上去。

绿谷揉着眼睛露出笑容。

“我也一直,都很喜欢小胜啊。”

 

在那之后爆豪胜己依旧没有畏惧地战斗,可是对死却不再那么无所谓了。

如果能在每一次激烈战斗后活下去,绿谷出久会用力拥抱他,像是在通过温热的身体和跳动的脉搏来确认他的存在。后来他也会回拥对方,小心翼翼避开伤口,并给他一个有点凶狠的吻。

绿谷的身体很暖和,嘴唇软嘟嘟的,爆豪胜己不讨厌他的拥抱,也喜欢亲吻他。

他想把这拥抱和亲吻长长久久延续下去。

他慢慢意识到,这一次他不太想死了。

 

后来爆豪胜己很少再提起自己死过一百万次的事,因为他打心眼里觉得,那一百万次都不足以与这一次相比。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对绿谷出久的喜欢,可能已经胜过喜欢死过一百万次的自己了。


他和绿谷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直到他们再也打不动半场战斗,直到他们无法灵活操控曾经得心应手的个性,直到他们都老眼昏花步履蹒跚。

直到有一天,他醒过来时绿谷出久安静地躺在他身边,气息比平时要微弱。

爆豪胜己用自己已经因为衰老而乏力的双臂搂住他,感觉他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轻上一些。

绿谷温柔地看着他,声音轻柔又有点悲伤:

“我走了之后,小胜一个人怎么办呢。”

绿谷就这样躺在他怀里,慢慢不动了。


爆豪胜己突然流出了眼泪。

他死过一百万次都没有哭过,但是抱着死去的绿谷出久,泪水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下来。

“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

最后的最后,爆豪胜己靠在绿谷耳边轻声说道。然后他躺在绿谷身边,也闭上了眼睛。

久违的死亡不再是那种令他厌倦的习以为常,绿谷的气息和余温包围着他,令他感到安心。

他握着绿谷出久的手,第一次觉得死也不算坏。

 

死过一百万次的爆豪胜己又一次死去了。

和之前一百万次不一样的是,这次他再也没有活过来。


 
评论(4)
热度(225)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