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怪

【黄笠/及岩】普通人02

因为大纲改来改去这篇真是拖了好久...明明是没什么剧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土下座

前辈的part还没写完,之后会在原文编辑里补上,先发这些证明我还没有忘了它((


01


黄濑凉太ver.

 

 

黄濑乖乖地闭上眼,让粉刷在脸上来回扫弄,模特从业这么多年他早已熟悉这种酥痒的感觉,也学会了用胡思乱想打发不能动弹的无聊时间,或者和化妆师攀聊——他表现得乖巧,人帅嘴还甜,几乎不摆架子,总是很讨工作人员的喜欢。

 

“小凉你底子也太好了,给你化妆都没什么成就感的,”化妆师春子一边拈着刷子小心翼翼地在他腮下来回描摹,一边忍不住感慨道,"刚才我们几个都在讨论你是不是混血哦。"

 

"哈哈,之前也有人问过这个,不过我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啦,"黄濑轻快地笑了笑,"只是几年前因为父母工作原因搬去了美国而已。"

 

"长得帅家境好还这么温柔体贴,这种人设也太犯规了,要是再年轻个几岁大概会像那些小姑娘一样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吧——啊,眼睛闭一下,"黄濑乖顺地阖上他那双漂亮眼睛,感觉到毛刷轻柔地抚上眼帘,春子带着笑意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喜欢小凉的人一定很多吧,谈恋爱了吗?”

 

“恋爱的话没有哦。”他像听话的小朋友一样回答问题的样子有种令人信服的诚实感,但见惯了明星搪塞感情问题的春子只是在他看不见的时候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表面配合着把话题进行下去:“是小凉你太挑剔了吧?”

 

“也不是这样啦,我其实一直有喜欢的人的。”春子手上的动作一顿,在这种事上这样坦诚的艺人实在很少见,她稍稍惊异地看了黄濑一眼,对方还是闭着眼淡淡微笑着,尽管眼神隐蔽在阖上的眼睑里,这表情里还是流露出一点寂寞意味,也正是这一丝来得突兀的寂寞让一贯善于聊天的她一时接不上话来。

 

而黄濑带着这样的笑容,轻声补充道:“我的话...大概除了那个人以外,谁都不行。”

 


决定回到日本的时候,黄濑明白自己今后再也不打算避讳对笠松前辈的情感,毕竟走的不算是偶像艺人的路线,因此即便是在头次见面的化妆师面前他也没什么意图隐瞒。倒是对方似乎被他的坦荡吓了一跳,再挑起话头时明显不再那样游刃有余,而是像不经心戳破了少男心事的大姐姐一样支吾起来。

 

也许在旁人看来像他这样的人有着长期单恋的对象是难以理解的一件事吧,就像他以前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是唾手可得,潜意识里不觉得需要珍惜。

 

他慢慢地苦笑一声。前辈最后还是回复了他的邮件,用工作太忙没及时看到解释了迟迟才回复的原因,措辞很礼貌,但也拘谨到生疏,和他印象中那个一言不合抬腿便踹的凶巴巴前辈形象相去甚远。

 

当他意识到笠松幸男于他的不可替代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这会不会太迟。

 

离录制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他找了截安静的走廊一个人吹风——这是进入工作状态前的习惯性准备,他需要这样片刻的调适,才能在人前演绎那个始终热情洋溢兴致高昂的黄濑凉太。但很快他认识到这里不止他一个人,楼道处传来年轻的男声,听起来是在和什么人讲着电话。

 

他不费劲地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方才制片人介绍他们认识过的及川彻。即使是一直在海外生活的黄濑对及川的大名也略有耳闻,接到这次工作前经纪人也有专门向他介绍一起参与节目录制的其他嘉宾的基本情况,及川应该是这些人里他最感兴趣的一个——

 

排球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实力强劲的二传手,因为相貌英俊吸引了一大票狂热的女性粉丝,以及日常状态时与比赛时的恐怖支配力形成巨大反差的开朗随和。

 

虽然也许会有点大言不惭,不过这个人设确实与过去的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抱着这样的想法,并不熟悉的及川在他这里也变得比普通的陌生同事亲切了些。特意躲在这个角落应该是很私人的电话,黄濑无意偷听,但是隔着不长的距离对方在说些什么还是清楚地传了过来,听语气该是和十分熟稔的对象——那是一种被珍惜的有恃无恐和重视对方的小心翼翼糅杂在一起的矛盾混合体,是黄濑自己过去面对笠松幸男时惯常使用的语气。

 

及川桑对外一直宣布的单身吧。黄濑在脑海中搜索经纪人提供的信息,但是怎么听都觉得对面是他的恋人,而且还是相处了很长时间的那种。作为运动员也要这样不坦率,日本的粉丝文化也未免太严苛了。黄濑不甚认同的摇了摇头,再听下去被发现了的话大概会造成不必要的尴尬,他留恋地深吸了几口清爽的空气,转身准备走回录制间。

 

“小岩你别催我挂电话啦,都说了我现在还没有开始工作,都一个月没见了你多少得有点想我吧!…是是是没能回去是我的错,但是我这不是在给你打电话让你体验我在身边的感觉吗~

 

“哇居然说我很烦,小岩你太伤人了!

 

“所以是现在正准备出门啊…今天是要和笠松一起出去吃烤肉吗?”

 

黄濑顿住了脚步。

 

那边及川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但那些内容他已经全然听不进去了,他所有的听力都用在捕捉刚才掠过的那个字眼,他想要再确认一次,而很快及川再度提到了那个人。

 

“…那你代我向笠松问好,谢谢他陪伴我们家小岩度过孤独的周末!


“…对不起我不会乱说话了…”

 

这回他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笠松并不是非常常见的姓氏,仔细一想及川彻恰好和前辈同岁,又都是运动系男子,说起来他好像也是C大毕业的…

 

黄濑站在原地呆呆地思考,而及川已经挂了电话从楼梯口走了出来,看到他明显有些意外,两人一时不尴不尬地沉默对视着。

 

“那个,不好意思,刚刚站在这可能不小心听到了几句…”迟疑片刻,黄濑还是没忍住坦白了自己方才怎么都不算太光彩的听墙角行为,然后把最在意的问题问了出来:

 

“及川桑,你认识笠松幸男吗?”

 

 

 

岩泉一ver.

 


肥美的肉片在炭火的烤炙中渗出丰润的油滴,滋滋的声响很快带给人食欲。岩泉用火钳将它们挨个翻面,又多涮了一层酱汁——以往这些工作都是由笠松来做的,他一直格外适应照顾人的角色,但今天他却反常地并没有动手,也没有显出多少食欲,只是坐在一边任岩泉将烤好的肉夹放进他碗里。

 

“笠松,你看起来有心事?”岩泉给他的杯中斟满清酒,试探地问道,笠松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有点走神,忙为自己的失礼道歉,取出另一侧的火钳准备将接下来的烤肉工作包揽过来。

 

“嘛...也不是什么心事,就是最近为了准备Winter Cup被那群臭小子折腾得够呛。”笠松动作娴熟地将肉片夹起摊平在烤架上,一面向友人解释自己方才的心不在焉,他知道岩泉未必相信,但也不会追究,“比起这个,及川这周末还是没有假放吗,刚比完联赛还不给人功夫休息也压榨得过分了吧。”

 

“混蛋川啊,又有综艺节目邀请他,这周末赶着去录制了。”岩泉摇摇头道,他不会为了及川工作上的事闹情绪,但也并不打算装作对对方繁忙到影响正常生活的工作强度完全不介意。

 

“没办法,毕竟是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之一啊。”笠松了然地感叹。运动员本身也是明星的一种,不过人气高到及川这种程度、项目又还是国内相对冷僻的男排不得不说还是很罕见,大概排协也把他当作自家的门面,试图榨取他所有的潜在价值。

 

“主要还是因为那张脸吧。”岩泉不以为然道,他稍显别扭的表情却把笠松逗笑起来:“这种话由岩泉你来说就没有任何说服力了。”

 

被笠松这种大多数时候看着都很正经的人打趣让岩泉面上有点发烫,他灌了自己一口酒作为脸红的掩饰。因为种种需要顾虑到的原因,他们的交往即便在熟人范围内也是半保密的,而笠松也是少数他们认为无需隐瞒的友人之一。

 

追溯起来,他与笠松的相识还是经由及川的介绍。及川大三那年在C大的体育大会上以排球队队长的身份认识了当时作为篮球队代理队长的笠松幸男,后来因为活动筹办之类的问题熟识起来。

 

岩泉自己的学校离C大不远,没课的时候也会去看及川的练习赛,甚至枯燥的日常训练,喧闹的球馆里他能泰然自若地坐在看台上那群花痴尖叫的小女生之间读自己的专业书,等及川训练完再结伴回到他们合租的公寓。来的多了及川的队友都认识他,也偶尔有人拿他们的关系会打趣,而及川会一脸正色地说这是他的监护人。

 

排球馆和篮球馆挨得近,训练结束的时间又相仿,于是时不时会和笠松打上照面,同及川打过招呼他也会主动把目光转向岩泉:

 

“及川君的朋友?”

 

“是男朋友哦~”及川笑着抢白道,一把揽住了岩泉的肩,“小岩,这是篮球队的笠松君。”

 

岩泉惊讶地看及川一眼,对方不在意地摆摆手:“对他就不用隐瞒啦,笠松很可靠的。”

 

果如他所说,笠松只是稍稍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很快便平静地点了点头:“是这样啊...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对这家伙信任的对象就不需要担心了。我是岩泉一,及川这混蛋平时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真是抱歉。”岩泉拨开及川挂在自己身上的胳膊,微笑着向笠松伸出了手。

 

 

后来再碰上,及川也会邀请笠松和他们一起去附近的居酒屋或者拉面店吃个饭。用及川的话说,“笠松君身上散发着和小岩相近的气质,感觉你们会很聊得来吧。”

 

笠松虽然长得还有些稚嫩但谈吐举止都给人稳重可靠的感觉,确实是岩泉会欣赏的类型。他和笠松有很多共同话题,体育也好音乐也好,连欣赏的明星都很相似,两个人聊起来往往到最后及川变成了被冷落的那个,但岩泉知道他其实不太介意。

 

之所以会和笠松交往密切,大概也是因为他们有时候会很需要这种能在朋友面前坦然握着彼此的手,所有的亲昵都不需要掩饰的感觉。东京毕竟不是宫城县,他们身边其实并没有太多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后来及川私下里问他:“小岩,你觉得笠松君像homo吗?”

 

“哈?你在想什么,笠松的话就算有女性恐惧症也完全和homo不沾边吧。”

 

“但从气质来讲小岩你比他更直…啊痛!”及川揉着被他喂了一记爆栗的额头拧出一张过分夸张的苦兮兮的脸,随即又嬉笑起来,“我知道小岩只是喜欢我而已啦~”

 

岩泉懒得搭理他的厚脸皮,只是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这么觉得?”

 

他知道及川作为协调全队的二传手,对人的判断极少失误。

 

“只是感觉而已哦,感觉和我们是一类人。不过小岩你放心,笠松君对你对我都不会有朋友以外的想法的,”及川微笑道,“他的心里应该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几杯下来他们都有了些许醉意,笠松马上放下杯子说不喝了,他曾经因为喝醉失态过,自那以后在喝酒上对自己的管束更加严格起来。岩泉点点头,给自己添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岩泉,你和及川在一起有挺多年了吧?”笠松若有所思地说。

 

“唔…从高中毕业开始,到现在差不多七年了吧。”岩泉数完有点惊讶,居然已经是这么长时间,“都说七年之痒,怪不得最近看那家伙越看越烦…”

 

“是吗,”笠松用已经有些朦胧的眼睛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有时候看着你们两个啊…会让人觉得很羡慕。”

 

 

岩泉回到家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充上电开机,看到了来自母亲和及川的一串未接来电。

 

母亲的电话让他有点意外,想想及川也不会有什么急事,无非是问他回家没有,于是给他发了条短信,先给母亲回拨了过去。

 

“喂,妈”,听到母亲的声音让他有点紧张,“我刚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手机没电了。”

 

电话那头似乎是冷笑了一声:“当然是和朋友,毕竟你家那位大明星抽不出空来嘛。”

 

没料到母亲会表现出少见的尖刻,岩泉不禁皱了皱眉:“妈,有事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声音有些疲惫:“还能有什么事,来问问你现在到底打算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一直和及川彻纠缠下去?”

 

“…这件事我们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让步的。”

 

他听见母亲在那头深深叹了口气:“今天网上都在传他和一个女明星的绯闻,你看到了吗?”



放下电话,打开浏览器,甚至不需要他刻意搜索关键词,及川彻相关的新闻就挂在热门榜单上显眼的位置。


岩泉点进去,潦草地看了看内容,其中有几张及川笑得特别好看,他甚至顺手保存了下来,然后又后知后觉地苦笑着删掉。


羡慕...吗。


 他疲倦地按了按太阳穴,忽然想起笠松带着醉意的向往表情。

 


及川彻ver.

 

到达自己家的公寓楼下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周围已经一片寂静。

 

节目录制再加上聚餐本来已经折腾到很晚,第二天还有工作,但他还是不顾经纪人的阻挠连夜开车赶回了东京。

 

现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几张照片应该是上次参加商业活动时留下来的,那个最近因为一部新剧小红了一把的女演员自称是排球的忠实粉丝,因为这个他们聊的十分开心,后来她说想亲眼见见及川球队的成员要几张签名合照,当时及川不疑有他也满口应下,约了个时间将她带去了球队——本来看到她也是这次节目嘉宾的时候及川还有点高兴,在看到这些刻意截取了暧昧不清的角度歪曲了时间地点的照片通稿在网上铺天盖地传开时才明白自己被摆了一道。

 

他不担心岩泉会信以为真,他的小岩从来不会轻信娱乐记者的捕风捉影,他们有着自小打磨出来的坚不可摧的信任。但这不意味着岩泉不会感到不安或者疲累——聚少离多和相殊甚异的生活已经逐日消磨着他们好不容易维系的安全感,感情这种事从来不是大家都没有错就一定能顺顺当当走到底的。

 

但是他无法接受除了和岩泉一一起走到最后以外的任何一种结局。

 

他停好车,揉一把惫倦的眼睛,朝七楼的窗口望去——凌晨一点多,灯还亮着,就好像小岩在他们的家中一直等着他回来。

 

这只是美好的幻想,事实只能是小岩失眠了,并且多半是他的原因导致的。及川上了楼,低垂着眼站在自家门外,深吸了一口气后掏出钥匙打算开门,而在他抬头的一瞬间门却自己开了,室内明亮温暖的灯光洒了他一身。

 

“小岩…?”

 

“别露出那么痴呆的表情。就猜到你今晚会赶回来,我刚看到你的车了。”岩泉把他拉进来,然后关上了门:“家里没什么吃的,不过你应该也不饿,实在饿了的话我买了明天做早餐的叉烧包,你自己去微波炉里热一下…喂你还真吃啊?不怕你的健康师揍你?”

 

“她才没有小岩这么凶呢,”及川设置好微波炉定时,转头冲岩泉做了一个鬼脸,“晚餐太难吃了,我现在超——级饿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

 

“小岩不会忍心让我饿肚子的啦。”

 

“……”岩泉走到餐桌边,抽了把离及川最近的椅子坐下,“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去工作吧?你不该回来的。”

 

“可是我想见小岩了啊。”及川也坐了下来,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见到这样的你,而不是只有视频电话什么的。”

 

“…笨蛋。”岩泉小声嘟哝了一句,将及川正欲抽回的手握住了。

 

及川愣了愣,随后了然地苦笑了一下:“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小岩已经看到了吧。”

 

“嗯啊。”

 

“生气吗?”

 

“生气啊,”因为沮丧耷拉下来的脑袋被小岩轻轻弹了一下,“气你居然还能被人这么耍。”

 

及川吸了吸鼻子:“…小岩,有点犯规啊。”

 

“说起来,今天我妈给我打电话了。

 

好不容易稍微平定一点的心情瞬间紧张起来:“哎?阿姨说了什么?完蛋了她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肯定超生气的…”

 

岩泉摆了摆手:“我妈还不了解你吗,放心她也根本不信的。”

 

“那她…?”

 

“还是老样子,”岩泉一把揉乱了他小心翼翼的表情,“问我是不是非你不可。然后我认真想了想,”岩泉别过头去,声音小了几度,“——就是非你这个混蛋不可啊。”

 

及川怔怔地看着他,岩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但是脸颊上还是出现了藏不住的红晕。

 

”…小岩,我想出柜。“

 

岩泉很快皱起眉来:“别胡说八道了。”

 

“我是认真的。”

 

“不管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都给我收回去。现在去给我睡觉,明天一大早你就要去工作了。”

 

“可是…”在岩泉凶狠的瞪视下他不得不咽回了话头,有点委屈地撅了撅嘴,然后张开双臂把正欲起身的岩泉揽住,一头埋进他胸口,闷闷的声音像撒娇又有点委屈,“好喜欢小岩啊。”

 

岩泉看着蹭在自己身上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

 

“…笨蛋,我也是。”

 

 

“对了小岩,你对黄濑这个姓有印象吗?”在岩泉把台灯关掉前,及川突然从被子里探出头问道。

 

“嗯?你一说好像有点耳熟…”

 

“是跟我一起合作录制的家伙,”及川搂住恋人的腰,在他肩窝亲昵地蹭了蹭,“你记不记得那次笠松喝醉的时候,好像一直在念这个名字吧?”

 

-TBC

 
评论(6)
热度(86)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