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怪

蝙超贺年DAY.28 《如何帮助你的朋友摆脱双向单箭头》

感谢群里小伙伴友情交换了时间w

应该算私心带Hal和大少的后JL? OOC瞩目

*有绿红

 

1.

 

计划是哈尔提出来的,虽然这也和闪电侠在他耳边抱怨了太多遍脱不了干系,他们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维克多和亚瑟的支持,神奇女侠最初有一些犹豫,但稍作思量便选择了加入,他们最后拉拢了夜翼,并且确信在这个小伙子的牵线下阿福也会站在他们这边。

 

“所以我说,他们已经引起了公愤,我们不应该再忍受下去了——蝙蝠侠应该报销我去看眼科医生的费用!”哈尔拍打着联盟的桌子,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声音有多响亮——他们打开了蝙蝠侠的防(超人)窃听设备,维克托负责了防备蝙蝠侠的那部分,他们把会议定在了韦恩集团的股东见面会时间,同时在这天克拉克肯特会回到农场与他的母亲度过一个苹果派味的下午,这意味着他们的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安全的。

 

“每次和他们待在一块都会让我想回海里去。”亚瑟言简意赅地表达了他的立场。

 

“我觉得他们是太害羞了才没看出来他们正在彼此喜欢,我是说,他们有注意到他们注视彼此的眼神吗?”闪电侠嚼着披萨含糊不清地说,——还有他们注视假想情敌的眼神,他在心里补充道,他恐怕是这里最希望他俩赶紧确定关系的人。

 

“我们应该帮他们一把,鉴于他们在沟通上总是会出现一些问题。”亚马逊女战士表现出了年长者的温厚和沉着,“而且他们两个无意识的相处模式也给我们在联盟的活动带来了很多困扰,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进行这个——”

 

“‘帮助主席和顾问结束单相思走向生命大和谐’计划。”哈尔在她停顿时适时补充道,“这事关整个联盟的正常运作。”

 

“但是我们得小心点别让顾问知道,”闪电侠抱着大桶爆米花喃喃道,“万一他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感情生活,一生气削减了零食开支呢?”

 

“所以我们要小心谨慎,不过不必担心,my boy,这里可不会只有蝙蝠一个人能给你买吃的。”哈尔拍了拍友人的肩。

 

维克托正全神贯注地警戒着他们不好对付的控制狂顾问,比起参与到讨论中他更乐意当个聆听者,但当下他也在考虑要不要插句嘴,只听见亚瑟替他问出了心声:“你们确定主席和顾问是我们这里唯二需要帮助的人?”

 

 

2.

 

最初他们希望能够不动声色地解决这件事,也许增加他们的独处时间能让他们自己开窍呢?于是在联盟成员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申请换班之后,新的值班表里超人和蝙蝠侠几乎成为了固定搭档,并且同时段不会再有第三人。“大家认为你们两个足够强,不需要多余的人力。”负责安排值班信息的钢骨解释道。

 

“哇哦,看起来就像是你们把B所有的值班都推给我了,”超人读完调整过后的值班安排后感慨道,“他已经可怕到让你们都想躲着了吗?”

 

“这句话由我来说也一样成立,氪星人。”蝙蝠侠从面罩下发出一声冷哼。

 

“别这么冷淡,B,毕竟我们每周又多出了8小时的共处时间。”氪星人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合作愉快?”

 

巴里确信有一瞬间老蝙蝠面罩之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很难捕捉的笑容。

 

 

WF的合作看起来的确很愉快——超人的热情和蝙蝠侠的冷静配合得恰到好处,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的默契,默契的似乎有点过了头,比如——

 

“B?”

 

“不行,现在不是闲聊时间。”

 

或者——

 

“B?”

 

“发给你了,α卫星新的监测数据。”

 

他们之间的对话大多以这种形式完成。

 

“我不知道蝙蝠侠原来还擅长读心术。”闪电侠叹为观止道。

 

“你们不觉得他们就像相处了多年的夫妻吗?”钢骨不太确定地询问他的同伴,“熟悉到不需要表白的那种。”

 

“我们得换个更直接的法子。”绿灯痛心疾首地说。

 

 

3.

 

“你们不能指望蝙蝠侠在工作时间有颗恋爱脑,”第一次行动看起来收效平平,年轻的少年泰坦领袖指出了他们的问题所在,“不过增加共处时间这个方向不会出错,只是他们需要更多私下的接触——这个可以交给我。”

 

于是今天的韦恩宅又接到了来自它年轻的少爷的电话:“阿尔弗雷德,下周五我会回来吃晚餐,问问布鲁斯能不能也邀请克拉克?”

 

“我没有意见,”管家先生和蔼地说,“我想布鲁斯少爷也没有。”

 

“又来?”听清了他们整个对话的布鲁斯放下了报纸皱眉道,“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有很多问题想向克拉克请教!”他的养子在电话那头梗着脖子说。

 

“那么最好保证你能从他那里学到些东西。”布鲁斯哼哼着重新拿起报纸,没有反对什么。

 

 

邀请克拉克肯特对阿尔弗雷德而言并非难事,但他也很快发现整个晚餐的对话主体基本都是迪克格雷森和他们略显腼腆的客人,而布鲁斯更是在解决晚餐后把整个客厅留给他们两人,他则回到自己的房间——“听说迪克有很多私人问题要向你讨教,”布鲁斯耸耸肩道,“他大概不会希望有家长参与。”

 

总之,超人在韦恩宅度过的时间多被迪克自己占用了,联盟成员在得知这点之后尽管恼火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夜翼本人显然乐在其中。他们也没法指望阿福插手——他或许确实很担心老少爷的婚恋状况,但这位慈祥的老人想来同样不愿意剥夺小少爷与偶像相处的快乐。

 

 

4.

 

几经波折后,绿灯决定和直接和超人谈一谈。

 

“嗨伙计,能听我说个最近正苦恼的事吗?”在一次散会后他拦住了超人,并且顺利得到了乐于助人的氪星人一小段私人交谈的时间。

 

为了不让对方过于害羞,他决定采用委婉一点的表述方式:“这么说吧,我有一个朋友,我觉得他喜欢上了他的同事,——也许是顾忌着他们特殊的工作环境,也许是不想打破他们目前友好的相处模式,总之他迟迟没有向对方表白心声,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喜欢的人和他怀着一样的想法,这挺让人着急的——你说是吗?”

 

“是的,我完全理解,”克拉克同情地看着他,“但是实话说哈尔,你真的不必用‘一个朋友’向我倾诉你自己的感情问题……并且我认为你随时可以向巴里表白,毫无疑问,你们会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5.

 

“不如把他们直接扔到海里去,”亚瑟抱着双臂不耐烦道,“这样眼不见为净。”

 

“不错的主意。”哈尔酸溜溜地说,“也许他们看着彼此湿漉漉的样子能够醒悟过来自己有多‘直’”

 

“可是你知道蝙蝠侠的盔甲防水,”维克托不留情地指出,“更别提把超人丢进海里的难度——除非你有氪石。”

 

“听起来真像是只有他俩自己能做到的事。”巴里咽下最后一口巧克力慕斯蛋糕,精辟地总结道。

 

 

6.

 

“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观察,基本可以得出他们关系的主导权在蝙蝠身上——等他开口表白目前看来不太可能,而我们傻傻的蓝大个似乎还不大开窍,”尽管这些情报听起来令人绝望,绿灯侠依旧表现得非常乐观,“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帮他一把——我们的新计划操作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不过my boy,你一定可以胜任。”

 

巴里觉得“在蝙蝠侠落座前把真言套索放在他的脚底”的难度已经彻底超出了“一点”可以概括的范畴,但他还是在友人的鼓励下勇敢地进行了尝试。他密切关注着蝙蝠侠走向休息室沙发动作,他可以根据自己眼里对方缓慢的速度预知到他的鞋底会落在哪个位置,而能够识破他的超人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维克托实时转播的马球比赛,那么就是现在——

 

巴里闪电般回到了自己最初所在的零食堆边,装作无事发生过。蝙蝠侠已经坐在了他计算过的位置上,他强迫自己不去观察他的脚底,那一定会露馅的。哈尔状似无意地走向沙发在蝙蝠侠身边坐下——

 

“嘿,蝙蝠,能说说你对我们主席的看法吗?”

 

被提及的超人将目光从马球比赛转向他们,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听别人重复他是个好人,”蝙蝠侠看起来对好好回答问题没什么兴趣,“我对他的看法和《星球日报》没有多大差别——比起这个,绿灯,你好像有话想说?”

 

“没错。”哈尔忽地站了起来,大声宣布道,“巴里艾伦,我并非友情意义上的喜欢着你,下面这些话我想说很久了,但原本是打算留到我们解决了——”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表白对象飞快地把他脚底的真言套索拽了出来。

 

可怜的闪电侠,他的脸快变得和他的制服一个颜色了,而他前一秒正准备送进嘴里的披萨掉了下来——铺满肉肠和奶酪的一面盖在了亚瑟光裸的脚面上。

 

如果我拥有超人的力量,闪电侠绝望——而又甜蜜地想到,大概这会已经捏碎了几个没用的小星球。

 

 

7.

 

对于戴安娜的约见布鲁斯并不感到奇怪:“总算有个人来主动坦白了?”


“是的,比起被你兴师问罪。”美丽的亚马逊女战士略感羞愧道,“我们是想帮忙的。”


最开始她对这个计划保持疑虑的态度,毕竟她认为感情是需要顺其自然的事,但是蝙蝠侠和超人之间的问题似乎更加复杂,有人推他们一把或许对他们会更好。

 

“布鲁斯,我们都知道你对克拉克的感情。”她小心斟酌着词句,“那不是歉疚或者战友情谊能够解释的,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而克拉克对你也是一样。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直在回避这个。”

 

一小段沉默插入了他们,随后布鲁斯清了清嗓子,罕见的露出了有点难以启齿的神色。

 

“事实上,戴安娜,”布鲁斯顿了顿,然后郑重地说道,“我和克拉克已经在一起了。”

 

“什么???”亚马逊女战士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我是说,什么时候?”

 

“大概是你们换掉值班表的不久后。说起来,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迟钝到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你们的计划吧?”布鲁斯耸了耸肩。

 

戴安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好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Batman rules. 

 

“我们猜到你们想做些什么,然后,我们认为你们是对的,”布鲁斯叹了口气,“回避自己的感情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因此我和克拉克开诚布公地谈了谈。然后我们决定在一起,如你所知。”他回忆这些时接近甜蜜的神情是神奇女侠所陌生的,尽管随后又掺杂了一丝无奈:“但是我和克拉克决定先保密,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

 

“因为你们担心这段感情的波动会对联盟产生影响?”稍加思索,戴安娜便得出了结论,“还有对反派、对民众、甚至对整个世界的?”


布鲁斯的沉默足以说明一切,半晌他解释说:“我们也没有打算一直瞒着你们,只是想等到它更加稳固的时候——万一只是一时脑热,它可能带来的代价我们无法承担。”

 

“所以如果中途出了什么小状况,你们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女侠的眉毛挑起了半边,“天呐——需要我提醒你们这有多幼稚吗?”

 

“我承认这不是多么成熟的行为,”布鲁斯冷静道,”但也是必要的。“


“所以你们就一直看着他们瞎忙活。你不会想知道闪电他们会因为这个敲走你多少糖果的,”戴安娜又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你让我的愧疚感都没有了。“

 

布鲁斯的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是的,我们扯平了。”

 

8.

 

“我没想到他们会让迪克也参与进来,”布鲁斯放下手里的公务,看向他正杵在房间门口的恋人——看样子他的小粉丝已经心满意足地放他离开了,“阿尔弗雷德居然也不阻止他。他没有困扰到你吧?”

 

“完全不会。”克拉克笑眯眯地走向他,“虽然他一直在努力暗示我们的关系可以更亲密点。”

 

“哦?”似乎是被他的话挑起了兴趣,布鲁斯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嘴角,“怎么样个亲密法?”

 

“我不知道,”他的恋人舔了舔嘴唇,甜美地微笑起来,“我们还有一整晚,不妨挨个试一试。”

 

 

 

”我喜欢把你丢进海里这个提议,他们居然就这么放弃了。“克拉克颇为遗憾地说,他正在和他的搭档兼恋人一起窃听同事们的秘密会议——他的同僚们大概不会想到他可以邀请布鲁斯加入他的苹果派下午,而对于布鲁西而言翘掉股东会议只是家常便饭。


况且他们现在有不错的娱乐活动。

 

“亲爱的,犯不着这么麻烦,”他的恋人用布鲁西宝贝的声调哼笑,“如果你想看,我现在就能为你变得‘湿漉漉的’。”

 

“我很期待,”小镇男孩微笑着转过头亲吻恋人的嘴唇,随即用严肃的口吻警告道,“——但是别在我家的浴室。”

 

 

 

“你敢相信吗,哈尔居然在试图说教我,”克拉克一面煎着牛排一面哭笑不得地抱怨道,“而他自己甚至还没向巴里表白!”

 

“他真是天才。”布鲁斯从他身后圈住了裹着围裙的腰身,“你闻起来很香。”

 

“说正事呢,”他的男孩用手肘不轻不重地撞了他一下,“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他们?”

 

“随便你,”年长的男人敷衍地答道,“我喜欢你系着这条围裙的样子,晚上再穿一次?”

 

 

 

“真言套索这招不错。”

 

“可是我有点后悔了,”克拉克假装懊恼道,“看你‘中套’想来更有意思。”

 

“多此一举,”他的恋人温柔地注视着他,那是令人沉溺的眼神,“你明明正‘套’着我。”


 

End.



BONUS

 

“我想回老家。”


数不清第多少次,亚瑟生气地说——事实证明帮助他们的朋友们在一起对他们脱离艰难处境毫无帮助。

 

“没事儿,”绿灯宽慰地对他说,他刚刚把一块小饼干塞进闪电侠的嘴里,“蝙蝠说他很乐意报销你的眼科检查费用。”

 


没来得及复健直接上手了(拖后腿十分惶恐

顺祝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23)
热度(309)
  1. Bessetk一桶湖泊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