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怪

写小花滑观后感的票圈已经沉没在好友不可见的半年之外了,昨天查文献的时候又看到相近的命题,半夜里一边做摘要一边丧得要命,疼完又生出温暖
可能冬天的人心态比较低迷,那时候看小花滑怎么想都觉得是很悲伤的故事,如果再重温一遍应该会有不同的视角吧

(很想嗑维勇了 但愿肝完final能变得高产 但愿但愿

 
评论(2)
热度(1)
© 一桶湖泊 | Powered by LOFTER